【香港神州集運】 【香港神州集運】 
山寨明星 表面光鮮
//www.CRNTT.com   2021-01-26 12:09:51


乍看之下,周傑倫與梅艷芳的模仿者,與真人無論是長相、聲音還是裝扮都有幾分神似。
  中評社香港1月26日電/產業化運作,有人年收百萬,有人月薪僅8000。

  香港文匯報報道,內地的模仿秀活動日趨興旺,已形成一個龐大的產業,從早期的山寨“四大天王”,到如今在抖音等平台上擁有百萬粉絲的“民間趙麗穎”,模仿明星儼然成為一種職業,部分人收入不菲,此前有模仿林俊傑的山寨明星被媒體爆出兩年收入約160萬元(人民幣,下同),令不少貨真價實的二三線藝人也瞠乎其後。隨人氣高漲,一些山寨明星甚至有自己的包裝團隊和經紀人,有板有眼地開始各種演藝事業,忙得不亦樂乎。不過有業內人士坦言,這些模仿者的收入未必穩定,長遠前景和真正的明星依然天差地別,“他們其中的大部分人,可能遠沒有表面那樣的光鮮亮麗。”
 
  炯炯有神的“小眼睛”,一圈特色短鬍鬚,獨有韻味的台普,常常來一句“哎喲,不錯哦”,這位打扮潮流、以模仿周傑倫走紅的抖音網紅,是山寨明星之中的佼佼者。他甚至還開過演唱會,得到觀眾的熱情呼應和爭相握手合影的待遇。當記者打開自稱名叫“雍傑倫”的網紅視頻時,乍一看還真的以為是周傑倫本人,無論是長相、聲音還是裝扮都有幾分神似,用網友的話來說,“好像是周傑倫失散多年的兄弟。”
  
  滿足民眾“追星”心理 

  在內地的抖音平台上,時不時都會見到這類明星模仿者,其中有少數人已坐擁逾百萬粉絲,像模像樣地展開了自己的“演藝生涯”,從開演唱會、拍網絡電影到直播帶貨,生意好的時候比正主更忙。對於自己的山寨身份,他們的處理手法各不相同,有人會直接標注自己是某某明星的模仿者,但更多人並不會主動作出澄清,而是直接“簡單粗暴”上載各種高度模仿的視頻和圖片。無論是否有備註,在他們的作品下都能看到大量“你和某某某好像”、“你是某某某的兄弟嗎”等評論,與原明星相關的話題往往是最多的。
 
  “粉絲數量當然未必是完全真實的,但不可否認的是,他們有他們的市場。”專業製片人老徐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訪問時表示,山寨明星的出現是因為市場有需求,尤其在一些縣鄉商業活動中,企業或許難以支付正牌明星的高價邀請費,但模仿達人或者山寨明星可能只需幾千或者幾萬元,而普通民眾有時候僅僅遙遙一看也難以分辨,“其實除了真正的粉絲,普通的觀眾更多的是看個熱鬧,他們很難見到明星本人,如果有山寨明星或者模仿達人來,對於他們來說一樣滿足了所謂‘追星’心理。”
 
  縣鄉成商演活動金礦 

  模仿者的收入有多高?或許超乎一般人想像,此前有綜藝節目爆料梅艷芳的模仿者張麗僅靠模仿可以年入百萬,張麗未有直接回應是否屬實,但稱“我只要努力這一百萬還是做得到的。”湖南衛視當家主持人汪涵的模仿者張強,亦被傳一年可接百場主持活動,即使一場一萬元,不包括代言費,收入已超百萬元。對於媒體報道的林俊傑模仿者兩年收入達到160萬元,老徐直言,“首先這應該不是個人收入,山寨明星就算要開演唱會,參加商業活動,都是有團體運作的,他們也是東奔西走,其實也是很辛苦,更何況,只有真的有了很多名氣的模仿達人,例如能夠在電視台等平台上模仿露臉的,收入會高一些,普通的模仿者,他們沒有看起來那麼光鮮亮麗。”
 
  事實上,多數模仿者收入平平,有些雖然接到了拍電影的邀約,但片酬卻不盡人意。據老徐介紹,“我們製作一部影片,收入分配是非常不均勻的,假設給演員的片酬一共2,000萬元,可能一大半以上都給了有流量的男女主角,其次是男二女二,如果是業內比較有名氣的替身,價格會稍微高一點,可能一部片子給到幾萬塊,普通替身可能就是給月薪,一部戲一個月也許給8,000元月薪。”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【香港神州集運】 【香港神州集運】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